首页 > 专题 > 正文

长沙过江梦想
2019-01-02 22:15:19 来源:华夏早报 责任编辑:贺强

导读:从渡船、浮桥到1972年首通大桥,再到即将动工修建的隧道,承载了千百年来无数长沙人、湖南人跨越湘江的瑰丽梦想。

       从渡船、浮桥到六座大桥,再到即将开工的过江隧道,长沙人跨越湘江的梦想,在近40年间逐一成为现实
 
       文/《华夏早报》记者 阳杨 特约记者 文聪玲 罗娟娟 图/唐大柏 郭帅 田超 谢卓勋
 
       7月30日,长沙市民翘首盼望的营盘路湘江隧道的最后设计方案,终于揭开“神秘面纱”:两个隧道孔像两条平卧的龙一样,呈南北分布,其中北线全长3001米,接近于三个橘子洲大桥的长度;整条隧道还有四个匝道,犹如四扇腾飞的“翅膀”。该隧道将于8月底开工,两年后建成通车。长沙,即将迎来隧道过江的新时代。
 
       悠悠湘江,滔滔北上。千百来来,长沙城与岳麓山隔江相望,却只以舟船相接。从渡船、浮桥到1972年首通大桥,再到即将动工修建的隧道,承载了千百年来无数长沙人、湖南人跨越湘江的瑰丽梦想。
 
       渡江时代:“我坚信这里一定会修桥”
 
       1960年,20多岁的湘阴小伙唐大柏因工作调动,来到了长沙。
 
       “那时的湘江两岸都是木棚、茅草房,低矮破乱,码头停靠着各种货船、客船,还有老百姓摇的小木船,秩序很乱,大船撞小船的事时有发生。”繁忙与杂乱并存,这是唐大柏对长沙湘江的第一印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才真正感受到这一道“天堑”给自己生活带来的种种不便。
 
       唐大柏的职业是记者,需要到各处采访,过江是家常便饭,这是最让唐大柏头疼的一件事。上个世纪60年代初,长沙人主要靠坐木船过江,轮船也有,但是很少,而且定时定点开,等一班船要很久。有时采访任务急,唐大柏便免不了要坐木筏。
 
       1964年,湖南遭遇了历史上的一次特大洪灾,唐大柏接到任务,坐飞机航拍洞庭湖区的洪灾以及改造后的湖区农田情况。结束洞庭湖区的拍摄任务后,当飞机飞临湘江长沙段上空时,唐大柏看着江里的点点帆船和破烂的浮桥,再想到平日里过江的情形,内心蓦然生出一股使命感,“我拍下了当时湘江的景象,因为我坚信这里一定会修桥,修好后会是什么样,与照片一对比,足以说明湘江的变迁。”
 
       就这样,年轻记者用手中的相机定格了最早的一次关于湘江建桥梦想的记忆。
 
       而长沙市民殷建资对湘江的记忆同样深刻。1959年春天,喜欢吹笛子的他报考了青少年宫的红领巾歌舞团,每周两次从河西到河东参加乐器训练。为了赶上最后一班轮渡回家,他总是比别人提前结束练习。有一次,由于训练太过专注忘记下课,当殷建资狂奔着赶到码头时,最后一班渡轮已在夜色中缓缓离去。
 
       年幼的他一时慌了神:“整整一个晚上,我沿着中山路、黄兴路、南门口、五一路打转,找有光的地方,心里念叨着千万别遇到坏人啊。”
 
       湘江一桥:全民参与,80万人修大桥
 
       1971年9月,长沙市政府决定修建湘江一桥。除了专业的路桥工人,长沙各工厂、政府单位、学生都被动员参加义务劳动,从动工到竣工一共有80万人参加了建设。
 
       湖南路桥集团原副总经理赵克祥,当时是湖南省公路局公路桥梁三队技术负责人,他们承担了湘江一桥橘子洲到河西段的建设。
 
       “修建一桥的时候条件很艰苦,但是修建的速度很快,一年左右就通车了。当时的人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不求回报,只求大桥快点竣工,义务劳动者每天数以千计。我们施工队都是些年轻人,没日没夜地干活。有时候要加班到深夜,又没有加班工资,饿了就要厨师下点面条填肚子。”赵克祥毕业于湖南大学道路桥梁专业,一毕业就来到路桥施工队工作。
 
       当年的长沙市民和赵克祥一样,都在为长沙第一座大桥蓝图的实现而拼搏着,默默地守望着心中那一份 “再苦再累也要把桥建好”的信念。
 
       谈起湘江一桥,现年88岁的王蔚深老人还记忆犹新。1971年,王蔚深担任长沙湘江一桥建设总指挥部副总指挥长。他回忆说:“修桥的动议早在‘文革’前就有了,我们预算了一下,建一座桥大概需要1600万,当时陶铸说中南局出一半,我们只要筹800万就可以了。但是,‘文化大革命’一来,建桥的事就耽搁了。到‘文化大革命’中后期,当时的领导觉得建桥的事不能再拖了,又重新提了出来。”
 
       长沙市民殷建资称当时的修桥工程是“人海战”,就是动员尽可能多的人力来修桥。“修桥分专业队和业余队,专业队大多是民兵,吃住都在工地;业余队就是从全市各个单位抽调人,安排在不同的时间去劳动。”殷建资属于业余队,他的任务是移山,“从现在河西下一桥的路口到枫林宾馆,这一路当时都是山,我们的任务就是把山推平。”强烈的修桥愿望极大地鼓舞了群众的战斗力,凭借最简单的工具和肩挑手提,长沙人硬是搬走了一座山,架起了一座桥。
 
       “湘江一桥整个桥的建设,包括周边的拆迁,一共只用了2000万。”王蔚深说,现在的麓山宾馆、芙蓉路上的八一路跨线桥,都是用湘江一桥建设的节余资金建设起来的。
 
       此时唐大柏又接到省委宣传部的任务,航拍湘江一桥,报道一桥建设的喜人成果。回到家里,唐大柏翻出1964年的老照片一对比,感慨真是“一桥飞架东西,天堑变通途”。
 
       1972年10月1日出版的《湖南日报》描述了9月30日湘江一桥通车典礼盛况:“省、市党、政、军负责同志,同群众一道,举行了庆祝游行,游行队伍以三辆彩车为前导,近百辆满载工农兵代表的汽车,徐徐通过大桥。”
 
       湘江二桥:“一桥该有个好妹妹”
 
       岁月悠悠。又是30年过去。
 
       随着长沙经济的发展,湘江一桥已难负其重。尽管有关部门绞尽脑汁,翻新、改造,把行人与自行车挤到人行道上,都无济于事。一有“风吹草动”,湘江一桥几乎水泄不通。
 
       1991年,长沙市政府在城北修建了湘江二桥。这座当时全国跨径最大的单索面斜拉桥不仅方便了长沙市民的出行,同时在美观度上比一桥更进一步。第三次航拍湘江大桥的唐大柏称赞“二桥上那些洁白的拉索,像湘江里扬起的一道美丽白帆”,而欣赏二桥的美丽夜景更是成为当时长沙市民每天晚上的保留节目。
 
       “一桥孤单了20来年了,是该有个好妹妹了。”在等159路公交车的市民张光明很有感慨。当年住在伍家岭的他在河西银盆岭上班,上下班必须绕道走湘江一桥,本来工作单位和自己的家只隔江相望,坐车过去却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后来二桥建好了,免除了他上下班匆忙赶时间的烦恼。
 
       修建二桥时,赵克祥担任湖南路桥总公司副总经理,他参与了湘江二桥的建设管理。“湘江二桥是湖南第一座斜拉桥,开始是由葛洲坝工程局承建,他们设计了个围堰湖的方案,这等于在湘江上修了一座水坝,我们讨论之后,他们的方案通不过,最后还是我们路桥总公司来做。”
 
       “二桥来得是时候,省了我们好多绕弯出行的时间,也减少了一桥的车流量,缓解了一桥的交通压力。”张光明说。
 
       湘江三桥:跨越两个世纪才修成
 
       “猴子石大桥是从上世纪修到这个世纪的桥。说到三桥,当年的湘江三桥项目总经理部经理赵克祥颇有感慨,“湘江三桥东西横在星城南郊的湘江上。上世纪60年代就已经开始规划建设,当时是铁道部门接管,并建成了两个桥墩。后来工程下马,两个桥墩在风雨中屹立了近40年,在新桥开始建设后旧桥墩才被炸掉。”
 
       记者在长沙市城建档案馆找到了当年的资料:1960年开工建设的湘江三桥曾经设计为公路铁路两用,在1961年12月20日的设计图纸中,该桥还设计了桥头堡。然而,因为当时正处于国民经济困难时期,于是,1962年第一季度,当时的湘江三桥奉令全面停建。
 
       “我们修建新湘江三桥的时候,河西的河床上还留有当年的桩孔。” 赵克祥和他所在的湖南路桥集团的施工队伍是1996年6月正式入场的。
 
       湘江三桥一开始是一个BOT项目,所谓BOT,即谁出钱,谁管理,谁受益。“1996年,厦门一家投资公司准备投资三桥,后来遇上了亚洲金融风暴,香港银行拿不出钱来,投资建设意向协议被搁置了。”
 
       而这时的赵克祥他们,已经在工地施工了近一年,“当时所有的费用都是我们公司先行垫付的。”从1997年7月开始,湘江三桥停工长达18个月。
 
       1998年底,湘江三桥又由长沙市政府接管,最终在湖南省路桥公司的建设下于2000年9月20日竣工。
 
       “它是我国首次采用三角形稳定性施工的大型桥梁,大桥的桥台呈‘V’字形,这些都是在我国其他地方不曾采用过的,也算是桥梁施工过程中的一个重大突破。”赵老在图纸上给我们示意当时的设计原理。
 
       六桥卧湘江:长沙步入过江快捷时代
 
       为了构筑更完善的市区交通格局,长沙市加快了多条城市环线建设步伐。与此配套,过江交通也日趋方便。
 
       1999年10月,月亮岛大桥通车;2004年5月,黑石铺大桥建成;2006年9月1日,三汊矶大桥又加入了湘江长沙段大桥的大家庭。如今的长沙湘江段,已经构成六座桥梁、点面结合的布局。
 
       长沙市政府2009年4月发布的《2008年长沙市城市交通状况年度报告》显示,由月亮岛大桥和三汊矶大桥构建的长沙北部过江走廊通行能力有较大富余,而由湘江一桥和湘江二桥构建的中部过江走廊基本饱和,南部过江走廊的交通量增长迅速,特别是湘江三桥,2008年的交通量增长62.5%。
 
       湘江隧道:终极过江梦想即将实现
 
       8月1日,长沙市民尹茵特意到营盘路湘江隧道工地查看。这个月底,长沙第一条过江隧道——营盘路隧道将在这里开工建设。两年后,在河西上班的尹茵将拥有一条过江的便捷通道。
 
       尹茵去年来长沙上班,公司在河西,男朋友的家却在河东树木岭,她每天至少有两个小时花费在公交车上。
 
       长沙市交通部门数据显示,随着长沙经济的发展,近4年来长沙私家车的年增长率达到30%,仅2008年一年,就新增6.1万辆私家车,私家车的增长和交通资源分布不平衡,导致中心城区过江通道在高峰时段交通负荷较大。
 
       湘江隧道工程的启动,对长沙市民来说,是一个福音。长沙市政建设相关人员今年3月称,劳动路、营盘路、人民路三条湘江隧道将在年内启动,分别于2011年、2012年、2013年建成通车。营盘路过江隧道将在8月30日动工修建,整个工期大约30个月,届时橘子洲大桥和银盆岭大桥交通压力将得到很大程度的缓解。
 
       记者从长沙市建委了解到,营盘路湘江隧道东接营盘路,向西穿过湘江对接咸嘉湖路。劳动路湘江隧道西起牌楼口路,东接劳动西路,向下横穿湘江、橘子洲,全线长约2.6公里。而东起人民路的人民路湘江隧道更为大胆,设想在穿越湘江、橘子洲后,进一步穿越岳麓山,直达大河西腹地——汽车西站周边,该工程有望在年内完成立项、可研、设计及其他相关工作,2012年建成通车。
 
       记者在《长沙市城市总体规划(2003-2020)》中看到,过江通道共规划了劳动路大桥、三汊矶大桥、咸嘉湖大桥等11座跨湘江特大桥及阜埠河隧道,共计12个跨湘江通道。而今年,来自长沙规划局的消息称,“未来15年内要建营盘路、劳动路湘江隧道等14条通道过湘江”。长沙市民快捷过江的梦想,将随着桥梁、隧道交通网络的建设和布局的完善而终成现实。

相关热词搜索:长沙

上一篇:领导特供制度揭秘
下一篇:最后一页



首页 | 华早团队 | 华早简介 | 记者专栏 | 联系华早 | 版权声明 | 加入华早 | 业务体系 | 人员核验 | 华早文化衍生品 | 管理制度 | 华早大事记 | 撤稿申请 | 发稿系统

本站所刊登的华夏早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夏早报版权所有,转载请尊重版权,注明来源。

© 华夏早报社 版权所有

新闻爆料huaxiazaobao@126.com
在线咨询
QQ:281111172
新闻爆料
huaxiazaobao@126.com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返回顶部